第57章 :奇怪的火情(1 / 2)

南寒川上眼皮松下,拿茶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迅速将手里的那杯茶推回,又随意在盘里换成了另一杯。

就这样,他十几年靠着油盐不进练就的原则线缺口了。

当他公布最后一名的名字时,慧箬雪,她记住了这个名字,并激动到要爆炸。

没忍住,直接从座位上起来,双手大力的就要合向中间拍手。要不是南寒川的眼神警告,估计她又要失仪自嗨了。

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不是最后一名,这就够了。

二月不好意思笑着向大家道歉,给最后一名鼓劲,其实是在给自己辩白。“那个……最后一名其实也挺好,低调让人。”

那个叫惠箬雪的人直接掩面离席了,二月有些愧疚,觉得自己挺无耻的。利用不正当方式让锅给了别人背,还得了便宜卖乖说那些风凉话,真是不该呀。

众人给惜颜道贺,夸赞的话一斗一斗往她那里倒。南寒川也送了笑意过去祝贺,还把由他题词的玉扇赐予做奖赏。

二月倒是一点都不稀罕,属于欣赏类的雅品在她这儿都勾不起多大的眼遇,她这人实在,喜欢的都是有分量的东西。

只是南寒川看惜颜的温柔呵护模样让她不舒服,至于吗?对人那样对她就这样,两面三刀。这种天上地下的对比态度,让她越看越不舒服。

众人正在热热闹闹品茶闲话,忽然有一个下人来报,说是后院失火了。

然后一众人等都铺天盖地,跟着查看火势的人涌着去后院了。

她们或许是觉得观看失火比看人比茶有意思,更有谈资,所以个个争先恐后挤破脑袋向前冲。

这里边跑的最快的恐怕就属万真珠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烧的是她住的房子,这么火急火燎往前赶。

二月走在最后,这王府里她最穷,只要里边没人,那最不怕烧的人可能就是她了。因为都不是她的,最好把那几个大箱子都烧了,这样她就可以用空箱子报数找南寒川索赔了。

原本就那么一想,谁知烧的还真是她住的地方。这越往里走路越熟,到门口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房间吗?

进去时大火已扑灭,这火也真是精,烧的时候像长了眼似的。别的它不烧,专燃在了她放嫁妆的周围。

十个大箱子周围都着了,就这几个箱子没着,还真是奇了。难道连火也贪财?

二月现在还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因为箱子里装了什么她最清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看到里面,何况现在还是这样众人围观的情景。

正是危机时刻,二月想着要如何将这些人全都请出去,以确保别人不靠近箱子。发难的人就来了,好像已看透了她的秘密。

万真珠:“这火烧的这么大,不会有损你箱子里的物品吧,要不打开看看?”

二月一看万真珠靠近箱子,立马上前护着拒绝。“那就不用了,看着都是好的,应该无碍。”

“什么叫看着,应该呀?这些都是贵重的东西,不该检查检查呀。”万真珠绕开二月,来到一个箱子前,做出担心的样子。“万一这里面放着名贵的字画,现在若不看看,损毁了都不知道。”

“这个真就不用了,大家还是请回吧!稍后我自己清点就可以。”

万真珠笑得很得意,好像已经插上了胜利的旗帜。“王妃,你紧张什么?莫非这里面藏了什么我们看不得的东西?”

老夫人也开口了,“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你就开箱检查一下,也好让跟着担忧的人都放下心。”

“母亲,我这个真没什么,还是请大家都先回吧,别让这样的小事耽误了大家品尝的雅兴。”

二月很着急,在说话的时候悄悄把目光投向南寒川。她向他求救,希望他看在这两日师徒一场的份上,能帮她一帮。谁知他薄情透了,一句话不说,还连看她都不看。

终究是错付了,这么寡情少义的人,还指望他在关键时刻帮自己一把,妄想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