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愁死他了(2 / 2)

这还真是一场神奇的比赛,连人性都给带转了,都向真善美出发了。

可二月哪里会知道,她们憋着大招呢,志不在此。

茶戏开始,别人的动作都是优美且熟练,缓缓而行。

只有二月像是真正的临考,心里紧张的要命,尤其是看到黑脸冰块在上面坐着。她就更紧张了,条件反射的感到手心会疼。

虽然慌乱,而且做的也慢,可毕竟是有模有样的做着整套程序。不算太差劲就好,只要没引人注目就算是成功了,自己这也算是学有所成了。

才得意了两下,她就卡住了,下面该做什么她忘了。哎呦,这个笨脑子,怨不得别人骂,就这几步,反反复复练了那么多遍,在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她还给忘了。

欲哭无泪啊!怎么办?怎么办?可真是急呀。她偷眼瞄向南寒川,希望那里能看在她是徒弟的份上,友情给个提示。

南寒川眼睛没往这瞄,一心一意的在喝自己的茶呢。突然,他抬一抬胳膊。二月立马反应的往后退,身体以为他的戒尺又来了。

她的这一动作都引来旁边人侧目了,只能哈哈笑着搪塞。

再去看南寒川,果然,他在给自己动作提示。真是精湛又完美的演技,不看自己,但动作却提示的明明白白。

想不到他也有放水的一面,看来这个大腿是真没抱错。

好不容易把整个流程做下来了,先不说茶技怎么样,最起码在气势上你得把整个架势做完整了吧。不管怎么说,二月在这个流程上算是比猫画虎混过去了。

管家喊了封茶,所有人停手,由侍者收走了作品。

为了公平起见,所有人沏出的茶都会混放在一起,茶杯底端会贴名字。王爷凭杯中的茶景决出好坏后,才会倒翻杯底公布名字。

第一名毫无意外是惜颜沏出的山河无恙图,第二名清漾的花好月圆。第三名二月根本就不期待,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有的注意力都押在最后一名上呢。

怕就怕南寒川认不出,在无意中把她那一杯放在最后一名上挑出来大义灭亲,那这几天可就白忙活了。

二月的担心纯粹多此一想,只要挑里面最差的那个就绝对不会认错她。她的水平差到无人可与之匹敌,别说只是在这几杯里挑,就是万中挑一也绝对不会挑错。

水准在那儿放着呢,只有最差没有更差。南寒川瞟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无奈的短暂惊愕后,差点没忍住夸张表情。

第三名是个叫什么雨的妇人,因为二月的注意力不在这儿,所以自然记不住别人叫什么。

到最后一名了,二月的心紧张到了脚后跟,快被搓扁揉圆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就是不出圈,做个不被点名的陪比人就好。

南寒川好似在那儿犹豫,举棋不定。前三名那么快就出来了,反倒是这最后一名,他很纠结,难以抉择。

是遵从内心还是尊重事实呢?自己正直公平了这么多年,一向痛恨营私舞弊,如今要为了这样一女子破坏原则吗?

放水偏私绝对不行,虽然她正可怜巴巴看着自己,还半祈祷半哀求的频频眼神示意。但原则就是原则,他把手靠近二月的杯子。

都拿住往外拉了,忽然又不忍心了。因为二月杯子里沏出的茶景是………一个可爱的虎头。

如果要把这个拿出来,肯定会遭众人围观,被议论被连带倒无所谓。可关键是翻名字的时候,会把茶水倒掉。那这个虎头岂不是要消散,这死女人弄什么图案不好,非要沏这个景。

她莫不是摸准了他这个点才故意为之的吧,这可真是愁坏他了。

看小说,来DA眼文学,关闭阅读模式,享受不被摁着的感觉,欢迎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