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愁死他了(1 / 2)

“看,看,我做到了,是不是?”二月开心的不得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在南寒川怀里又蹦又跳,欢欣雀跃。“我就说过我能沏出来的,你还不信。”

南寒川的手就架在半空,本来是准备推开二月的,可不知为什么,他不但迟迟没行动,反而在最后的时刻,还想拥住下落。

他最先回归了意识,在思考还没正式运作前,脸上先不受控的露出了笑意。很甜,好久都未曾有过这样的笑容。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股甜来自哪里。

他有些忘我的沉醉,因为这拥抱好暖。

二月是后知后觉的突然惊醒,她跳着跳着突然就察觉到了异样。自己是在别人怀里,而且还趴在别人身上。脑中飞速般的过了一下刚才的情景,是自己主动扑过来的。

动作放缓后立马停止,他一把推开南寒川把自己抽出来。脸上堆满了尴尬又歉意的笑,“那个,刚才我………”

实在是说不下去了,自己一个女孩子刚才怎么就没控制一下,做的事实在是难以开口呀。

直扑抱过去的是她,没商量也没打招呼。现在推开别人退出的也是她,没提醒也没问下。要是别人问她要交代,她可真不好说。

“还可以,比上次进步了。”南寒川把脸扭过一边,试图替她化解这份尴尬。

“上次,你指什么?”人家都是关键时刻显聪明,二月倒是与众不同,越到关键时候脑袋越卡,智商越退化。

韩寒川眼睛扫过来挑问,“你说呢?”

果然二月是长颈鹿的脑袋,星期一脚痛,星期七头才知道,不好意思的连声应着。“哦哦哦,那我是不是可以学成结束了?”

“就这样,还学成?”

南寒川忍笑指着她的那个作品,本不想批评打击她,哪知她的志气是太低。就这样就自我满足了,这不是丢他的人吗?真是,不想打击都不行。

“喝吧!”他又把这杯推给了二月。

二月瞪大眼睛,太不解了。“干嘛,我都沏出形图了,你还让我喝。”

南寒川慢慢悠悠,根本没准备和她讲道理。“是沏出了,但不是我要的。”

“你你你,刚才怎么不讲清楚?我不喝。”

南寒川又把长长的戒尺拿出来,故意在二月面前晃。

二月没好气的叹气,缓缓拿起杯子,好艰难啊。肚子重重的,胃里也好像在翻滚,她是真的喝怕了,现在一看见这个就想吐。

“彭”的一下放下,很决绝。直接往地上一坐,撒泼打滚的架势拿出来了。“我不喝了,你想打就打吧!反正都是死,疼死或胀死,我是女孩子爱美,选择有体面的。”

南寒川看了一眼就扭头出去了,因为他忍不住要笑场了。一出去就狂笑,然后就是和刚刚一样的甜笑。

茶百戏如约开始,王府里好热闹,来了好多城中的名门贵妇,清漾自然也在这群人之列。

热闹拥挤的氛围里,南寒川自然还是正中之主的位置。老太太在上方的另一端坐着,二月被安排在下方第一排,南寒川的右侧,最靠近他的位置。

二月旁边坐着的是万真珠,左侧第一排是惜颜,惜颜旁边是清漾。然后顺着下去,就是按地位排着走的坐次。

好奇怪,这次的清漾看见二月,不仅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逮着机会就杀气腾腾凑过来狠怼,反而平和的坐着等比赛。像是不认识二月,还在善意的笑着和她打招呼。

旁边的万真珠也是,非常认真的准备着比赛,对二月好像一点恶意都没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