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突如其来的拥抱(1 / 2)

“重来”“重来”“重来”“再来一次”

“拿走”“拿走“拿走”“都拿走。”

二月一遍遍用心的做,换来的却是南寒川无情又冷漠的二字评语。

她对此是苦不堪言,可又能怨谁呢?这个师父还不是自己求着逼着别人当的。现在后悔已晚,咬牙忍着吧!

“哎呦,好疼。”二月的手被打竹板了,只不过是做错了一个动作嘛,至于这么下狠手吗?明显的公报私仇啊!

“嫌疼啊,那就长点记性,别让我在你这费力气。”

他说的话可真是好气人呢,自己抬板子打人还嫌费力气。

二月心里还没嘀咕完呢,手上的动作就又出差错了,茶托放错了位置。

南寒川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手里的竹板拍的啪啪响。“把手伸出来。”

二月一脸苦笑,腆着脸哀求。“能不能等会儿再打?我这才刚被打过,再打手该肿了。”

“那我们要不要等会儿再学呀?”

二月想都没想,还挺欣喜的抢答。“可以呀,歇会儿再学也………”行字还没出口,就看到南寒川脸上刮过了片片乌云,立马改口。“绝对是万万不行的。”

很是不情愿的将自己的手伸出,递给南寒川,可怜巴巴的请求道:“能不能轻一点打?我这毕竟也是女人的手,纤纤弱骨的,别到时候肿的再像包子。”

“噢,你要是不提醒,我还以为这是谁放上来的猪手呢。”

“你…………猪手它能伸这么长吗。”二月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南寒川说是这么说,可板子落下的时候还是比之前轻了很多。

整个流程都走了好几遍,二月做起来还是很僵硬,过程粗鲁,怎么看怎么别扭。

为了让二月有优雅的感觉,尽快代入那种意境。南寒川还破天荒的拿出封存已久的周代名琴“号钟”

他抚琴一首,手指轻轻放在上面,只是随意拨弄,清扬悠远的木质之音,像带着融合梦境的意境,从远古而来。软软柔柔又轻轻亮亮的声音铺满耳中,足以让人绕梁三日。

南寒川一曲奏毕,以为会有五体投地的崇拜目光投来,最起码也会把二月震成痴痴傻傻的模样愣半天。

哪知,她优雅没学会,琴音也没听进去。直接枕着南寒川的美音好调睡着了。她这是把他的琴音当催眠曲了,这真是对南寒川最大的侮辱。

别人想听都听不到 ,求都求不来,她没品位不懂欣赏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枕着呼呼大睡。

边睡还边砸嘴,不知道梦里在吃什么好东西呢。

自己也真是脑袋有问题,给这种人弹奏,还真是对牛弹琴。

嘣,他把双手同时放在琴弦上,号钟发出刺耳的声音。

二月被惊醒,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慢慢的从茶案上仰起头。

因为刚才睡的太香,嘴角上的口水都还在,南寒川看的是哭笑不得。

“怎么样?睡得好吗?”南寒川平复表情后,忍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