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一个湖南人的觉醒(1 / 2)

溧水某村庄。

缴械的原偏沅省军荡寇军士兵张普,正坐在暖阳下认真听讲。

虽然已经缴械,而且愿意的话随时可以离开,但因为长江上那些上行的客船基本上都已经被雇佣一空,他这样暂时坐不上船的就只能继续等待,而在等待期间就近分散到各民兵队就食……

官府出钱。

然后给他们每人一天多少钱的标准,那些民兵负责给他们提供饮食和住宿。

而他和三十多名同伴,就被安排在这座小村庄。

这里已经完成土改,包括杨丰式的基层组织也建立起来,每个村庄有本地人的村长,民兵队长,还有上级派来的指导,后者兼职本村财务,毕竟很多事情还需要上级拨款,实际上他还兼职本村的学堂老师。

这个院子就是学堂。

白天小孩在这里上学,晚上他们在这里住宿,而这所学堂完全免费,甚至还给小孩管一顿饭,每隔四天休一天,大人没事时候可以随便过来听课,每隔十天组织全村读一次报。

此刻在给张普这些人讲课的就是本村指导,这个人其实是一个伤兵。

在之前南京保卫战中受伤,一条腿截肢,而他的知识则来自当兵时候的夜校学习和后来的定期培训。

现在依然需要定期到县城参加培训。

各村指导出身都差不多。

“自由。”

指导用官话指着黑板说道。

院子里坐在小马扎上的张普等人好奇的看着那两个方块字。

“就是只要不犯法,谁也不能欺负你们,族长不能绑了你们行家法,士绅地主不能因为欠租抓你们关水牢,出门不需要找官府开路引。”

指导说道。

这些荡寇军在这一带已经驻扎大半年,其实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官话,这个解释对他们来说也简单明了。

“可老爷们要抓谁能反抗?”

一名荡寇军士兵说道。

“谁都能。”

指导说道。

然后他看了看这些士兵……

“谁都只有一个脑袋,你们也罢老爷们也罢,都一样是一颗子弹了结,你们可以说自己不敢反抗,但不能说自己不能反抗,就是拿着锄头刨到老爷们脑袋上他也一样会死,南京的女人都能用捣衣杵把礼部尚书打出来,你们一群堂堂男儿居然说不能反抗?

不敢和不能可是两码事。

不敢反抗你们就一辈子受老爷们欺负。

敢反抗就是我们过好日子,哪怕我丢了一条腿,可我甚至我的儿子都不用再受那些老爷们的欺辱。”

他说道。

那些士兵们面面相觑,看着旁边走过的民兵充满艳羡。

他们的自由并不受限制,随便去哪里都行,也经常被民兵拉去家中喝酒,人家那小日子过得简直就像神仙。

打下粮食就是自己的,小孩可以免费上学,生病了村里有郎中,虽然要花钱但实际上很少,因为郎中并不是靠给他们治病赚钱,这些郎中都是官府开钱,卖药就是个本钱而已,还有农技员定期过来,指导他们新技术,比如水利建设和堆肥,甚至还指导他们养鱼,养牛羊猪之类……

从没想象过朝廷可以这么好啊!

贪官污吏更是绝迹。

敢贪赃枉法的,只要证据确凿就直接扭送官府,如果官府不管就直接扭送南京交杨大帅处置。

和这里比起来,这些荡寇军感觉自己过去活的猪狗不如。

“平等。”

指导紧接着又写了两个字。

他微笑着看了看那些已经很认真的荡寇军……

“我是贱籍。”

他说道。

那些荡寇军一片难以置信的惊叫。

而张普更是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是棚民,世代在山里烧炭为生,伪朝廷招兵,我就出来当兵,后来在南京编入京营,之后反正,当初在山里谋生时候,外面的士绅也罢百姓也罢,都视我为低人一等的贱民。那时候我就想,既然都一样是人,为何有高低贵贱,为何我在山里烧炭,就要低人一等,受人欺辱?

现在我明白了。

我没错。

错的是别人,人人生而平等,皇帝也罢,官老爷也罢,平民百姓也罢,我这样的贱民也罢,其实并无高低贵贱之分。

现在这些乡亲们也明白了,他们不再视我为贱民,反而真心的尊重我。

我们实现了平等,我很想知道,你们想不想实现平等?”

指导说道。

“想!”

几个士兵立刻脱口而出。

很显然他们也是贱籍,实际上好人家不会当兵的。

弘光朝的衮衮诸公们一不敢用军户,因为万历已经下旨废除了军籍,这对军户的杀伤力太大,他们还怕军户们直接倒戈呢。二不敢用佃户,杨丰的分田地对佃户杀伤力更大,用佃户的结果也是一句话直接战场倒戈,敢用的也就是宗族里面的佃户,但宗族愿意当兵的也一样是最底层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