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蓟镇兵变(1 / 2)

那个将军终究没跑掉。

“大帅,卑职与众兄弟不过是因欠饷,欲求大帅怜悯家中妻儿无以为继,开恩发放而已,大帅何故设计欲坑杀这数千兄弟?我等于朝鲜血战三年,虽不敢言功,但自问于国家无罪,未死倭人之手,却于凯旋之时死大帅刀下,不知国家日后何以再使将士效死?”

被杨丰最早救下那人,看着面前的将军说道。

那将军铁青着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不过却明显在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的。

他刚才因为坠马摔断腿,这也是逃不掉的重要原因。

他后面那些亲兵警惕地看着周围愤怒的人们。

这些亲兵并未缴械,实际上仍然护在将军周围,很显然亲兵这个职业的忠诚度的确很高,算得上效死了,但他们数量太少,在那些士兵全都溃逃之后,已经根本不可能保护着一个断腿的人冲出去了。

所以干脆放弃了逃跑。

“你们是什么人?”

杨丰疑惑地问道。

那人赶紧向他行礼……

“这位恩公,鄙人李无逸,军中校尉。

我等乃是蓟镇所辖备倭南军,此前跟随海防吴副总兵入朝抗倭,血战三年得以回国,但吴副总兵因故被革,我等三协南兵返回蓟镇,因此前欠饷累积,故此欲请这位新任蓟镇总兵王大帅发饷。结果却不想王大帅故意命我等交出武器铠甲,然后诱入校场,纵兵砍杀,可怜我等为国血战朝鲜,三年间浴血沙场,如今凯旋回国不但连军饷都要不到,还惨遭坑杀。

若非恩公援手,我等恐怕已经横死这石门寨。”

他压抑着悲愤说道。

周围同伴的愤怒立刻被引爆,紧接着鼓噪向前,那些亲兵吓得赶紧聚拢在王大帅周围。

“大胆,你们想干什么,我乃蓟镇总兵,我是你们大帅,你们敢兵变?”

王大帅在亲兵中间战战兢兢地喝道。

“大帅,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杀完他们之后,再向朝廷报一个兵变啊?”

杨丰冷笑道。

“杀了这狗东西,给死了的兄弟们报仇!”

“对,砍死他,大不了学关外那些逃兵,自从戚大帅走后,这些年咱们就没过好日子,何苦再给这些狗官卖命!”

……

周围的人更加怒不可遏。

“混账,做逃兵对得起戚大帅在天之灵?”

人群后面突然一声怒喝。

紧接着人群安静下来,然后向两旁一分,一个身材魁梧,全身是血的男子走了进来。

“老胡!”

李无逸拱手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走到杨丰面前,突然跪下磕头……

“兄弟胡怀德,叩谢恩公,蓟镇三协备倭南兵皆赖恩公得生!”

他很庄严地说道。

“胡兄请起,我也是恰逢此事,恩公就别提了,我叫杨丰,当时若不拼命,连我也一样被乱刀砍死,咱们也算同生共死,以后也就是兄弟了,不过接下来如何咱们还得好好商议,你们说关外那些逃兵是怎么回事?”

杨丰赶紧扶起他说道。

“杨兄弟,关外是西虏的牧区,朵颜三十六家,赶兔这些部落,还有不少关内的军户逃兵,罪犯逃亡,走私贩子,都在那些山沟里,数万人靠劫掠为生,时常骚扰边关。咱们都是好男儿,不能去跟这些盗匪为伍,更何况我等皆戚大帅带出来的,也是知道忠义的,如今戚大帅已经不在了,更不能让他死不瞑目。”

胡怀德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