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唇枪舌战(1 / 2)

“老爷们,南京城来人了。”

郑纪一抬眼,急不可耐地问道:“谁来了?来干嘛来了?”

“四爷,是伪明礼部主事宋濂。”

“嗯,带他进来!”

陆远不知道宋濂是个什么人物,但礼部主事是意思总还是明白的,既然是文官,那怎么都是个文人书生,朱元璋派个文官过来,显然自有其用意在。

宋濂被引入大帐,既没有对陆远等人见礼,也没说什么客套话,劈头盖脸第一句问话就将众人问的呆愣当场。

“尔等,尔等将四梅先生如何了?”

陆远被眼前这六十多岁的老头没头没脑的一句喝问问傻了,心说这哪儿跟哪儿啊?什么如何?再说四梅先生特么是谁啊?我认都不认识。皱着眉头反问道:

“我说宋老先生,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什么四梅先生?四梅先生这个名字我今日还是第一次听说,怎么我就把他如何了?”

陆远一扭脖子对自己身边的众人问道:“你们认识什么四梅先生吗?”

众人几乎同时摇头。

“哼~尔等真乃小人,居然如此卑劣!敢做不敢认,枉为大丈夫尔!”

陆远一伸手,打断道:“你等会儿,你这个老头把话说清楚,究竟谁是四梅先生?什么意思?他本名就叫四梅先生?”

“四梅先生如此赫赫大名尔等都不知,哼哼,果然是荒野的匹夫,成不了大器。”

眼见着身旁的顾五四就要抄家伙,陆远赶紧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一旁的施成没那么好的涵养功夫,被宋濂几次三番羞辱,已经有些恼怒了,质问道:

“我尼玛今天真是活见鬼了,你个老头先别特娘的管我们成不成得了大器。你先说,到底谁是四梅先生?”

“叶兑叶良仲,号四梅先生!孤陋寡闻的荒野匹夫!”

“哦~~~”

陆远顿时明白过来,“你说的是叶兑叶老先生啊?!那你不直说,谁知道他的外号啊!”

宋濂见陆远认下了,连忙问道:“那这么说你们确实是见到四梅先生了咯?他如何了?人在何处?”

“呃......我们也不知道他在何处啊!他人如何?那你得问他自己啊,他身体状况怎么样,你问我,我问谁去?难道我见他一面还要保证他长生不老不成?”

陆远这话回答的没问题,当时叶兑来劝降,谈判失败之后,陆远就再没见过这个叶兑,由于出兵在即,自己又要准备当众演讲,后来也没再关注过他,他去哪儿了自己怎么知道?!但陆远的这番回答显然无法令宋濂满意。

宋濂被陆远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气得浑身颤栗,微微发抖的手直指陆远,怒骂道:

“好啊~~~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无赖!宋某还当是远东匪首治下人才济济,想不到尽是一些荒野无赖和地痞泼皮,老天真是瞎了眼,居然容你们苟活至今!”

这一句话威力太大,不仅顾五四受不了,连一直站在一侧只观察不说话的宋达都受不了,一个箭步冲上前,揪住宋濂的脖领子,眼神之中杀意肆起,一字一句的说道:

“宋濂,陛下和诸位殿下看在你是年长尊者的份上,一再的忍让。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再敢诋毁一句,莫怪我宋达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从宋达的言行中,再一次证明了宋达被陆远等人所欣赏绝不是侥幸。宋达知道这个老头来这一定是受了朱元璋的旨意前来谈判的,在陆远等人没有吩咐的情况下不能轻易动手一杀了之,但也不可能任由其叫嚣下去。所以仅从口头上威胁,而没有和之前的顾五四一般直接抄家伙准备宰人,一番举止恰到好处!

施成详装不悦,摆摆手:“宋达,不可无礼,站到一旁!”

宋达听罢,内心欣喜,从施成一句站到一旁,而不是命自己直接退下,就知道自家的二爷虽然面色不悦但实际上却是认可了自己。一松手,对宋濂瞪了一眼,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

陆远笑着给宋达递了个鼓励的颜色,转而对宋濂解释道:

“叶先生来见过我们这不假,虽然没谈成,但我们并未加害叶先生,也没有将先生软禁与一地,而是由其来去自如,未加以限制。所以你今日问我他人在何处,恕我不知,无法回答你。至于你问我叶先生人如何?那我只能告诉你,当日精神很好,不说相谈甚欢但至少气氛和谐,之后如何,我还是无法给你确切的答复,怎么样?我的回答你满意吗?”

“呃......”

见其一时语塞,陆远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自顾自问道:“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们,你今日来此,所谓何事了吧?若是无事,你就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碍着我下令大军攻城!”

“且慢!”

宋濂果然被陆远这一席恫吓给诈了出来,连忙制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