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谈判(2 / 2)

“某家不服!”

“啊?还不服?”这一下可谓着实出乎陆远的意料,腹诽道:这个家伙倒还是真有种,居然骨头这么硬!

施成有心招揽蓝玉,再说也已经成功的打压了他的嚣张气焰,也不再咄咄逼人走上前来笑着说道:“行吧,你不服就不服吧。但我服你是条汉子,今天就算是打个平手,等改日我们再切磋!”

“你......”

蓝玉也傻眼了,明明自己败的这么彻底,这人居然还说打个平手,什么意思?给自己留面子?

想罢,强挣扎着又重新站了起来,“服,某家不服!但今日一战,某家是输了。某愿赌服输!”

“哈哈哈哈,好好好!你认输就好,我也不逼你,让你现在就代表我远东杀回南京城,等战事过后,你什么时候真正对我远东帝国心服口服了,你再从军!来人,带蓝玉去休息,不可轻怠!”

陆远对待蓝玉的做法,与之前武英投降时几乎如出一辙,说白了就是外松内紧,表面上放任自流,暗地里派人严加盯防,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及改造后再对其加以评估,看看是否洗脑成功,能够为己所用。

虽说这种方法不能立刻见效,但如果真的能让蓝玉这么一位能征善战的大将心悦诚服,将来为远东帝国开疆拓土,浪费点时间和人力又算的了什么。

处理完蓝玉并没有解决最根本的问题,时下最根本的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说实话,直到现在陆远等人都还处于一种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的状态,对如何救援顾孝直,如何处理朱元璋和他的大明王朝一点头绪都没有。说直白点,就是知道自己想要这个想要那个,但却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但有一点陆远是明白的,那就是自己没本事,或是说还没到拿下整个中原大地的时候。

战事是节节胜利,随着林定江的海军陆战一师抵达南京城南,远东帝国已经对南京城形成了合围之势。

武装部队完成了他们的既定目标自然是令人感到欣喜,但陆远此刻却依旧愁眉不展。

“哎~~~,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施成只管自己手上的一亩三分地,其他的一概懒得过问,摊开双手,“陆头,你是皇帝,现在你问我们怎么办?合适吗?!”

“啧,话是这么说,但我当这个名义上的皇帝还不是你们几个赶鸭子上架吗?群策群力行不行?都想想,出出主意行不行?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在城外和朱元璋干耗着吧?”

李文斯顿同样拧着眉毛,“嗯,陆头说得对,不能就这么耗着,事实上我们也耗不起。再拖上个十天半个月,到时候其他几省的明军回防,对我们大不利。虽说长江下游在我们手中控制着,但我们舰队就这么些人手,保不齐有漏网之鱼,再说,我们也无法保证明军不会绕道上游渡江,舰队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靠着手摇桨划覆盖数百公里的长江航道。”

想让施成给自己提供建议,陆远是不敢奢望了,只能看向一旁的郑纪和自顾自抽着雪茄的乔纳森。

“老乔,小郑头,你们给出出主意呗~”

“想要和谈,那最起码得双方都有谈判的意向吧!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朱元璋是否有这个想法,朱元璋也不知道我们想和谈,而并不想一口气吞掉他的王朝。所以......”

乔纳森耸耸肩,“所以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挑几个俘虏,让他们回去报信,至少让朱元璋知道我们有这个谈判的意向,然后我们组个谈判使团,代表我们皇室与明王朝进行谈判,如果谈得来,那大家就签协议,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妥协,那我们就...”

没等乔纳森把话说完,郑纪就紧接着说道:“就动手打他一下,然后再谈,谈到我们满意为止。”

显然,乔纳森和郑纪提出了一个到目前为止最实际的方案。但紧接着问题就来了,派谁去谈判?陆远下意识地回头,一眼望着大帐之中的几人,没一个是好人选。

首先自己这边这些人首先得排除在外,谈判使团,总不可能让皇室成员亲自上阵,那也太掉面子了。失了面子还是其次,关键的是自己这些人所知的大明王朝,连皮毛都算不上。之前如果不是对历史颇有研究的郑纪提了一句李贞和朱元璋之间的事,陆远恨不能都不知道原来李文忠还有个爹。由此可见,让这些人去和明朝的那些文人士大夫斗嘴皮子,想从那些人精身上赚得便宜,恐怕比登天还难。

自己这几人排除在外,身边就只剩下顾五四,宋达,张炳之类的武将了。总不能让顾五四去和朱元璋谈判吧?依着顾五四这种只要有人敢说一句“伪帝如何”就枪毙人的性格,恐怕等会议结束,那边都恨不能快死绝了。那还谈什么谈?

宋达嘴皮子倒是利索,心思缜密观察力很强,但宋达和自己这些人一样,对大明的政治同样仅是略知皮毛,自然也不是好的人选。

这一下可就棘手了,因为陆远突然发现,这次随自己出征的众将之中,根本就没一个合适的人选。

“呃......既然我们这些人都不合适,你们说,谁是最合适的人选?”

郑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解铃换需系铃人,当初是谁给我们提意见,让我们直捣黄龙府的?”

李文斯顿不假思索地答道:“张元年啊!”

“那就把张元年叫来,他本来就是省部级大员,怎么都比我们这些人更懂朱元璋的心思,更能探出他的底线吧?!”

陆远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附和道:“对对对对对,小郑头说得对,张元年是个好人选。但他一个人不够,要不......咱们把老瞿叫来?”

“嗯~~~有道理,老瞿这个家伙老奸巨猾,一双眼睛贼得很,对面想干什么他只要拿眼一扫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到时候再让宋达列席,让他们三人组一个代表团,应该足够应付了!”

李文斯顿一拍巴掌,吩咐道:“来人,给参谋本部发报,让瞿大人和张将军即刻动身。时间紧迫,让水上亲卫队多备两只备用油箱,用大型交通艇将二位大人直接接过来。”

“是!”

通讯兵领命离去后,李文斯顿转而说道:“接下来怎么样?怎么与朱元璋沟通?是不是要书信一封还是怎么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书信一封说得简单,但谁来写?这边没一个是“文化人”,根本没有能提笔的。

“完蛋!”施成恼怒地骂道:“特么的,早知道这样好歹把杜宗或者姜让他们给带着!”

“哎~~~”

陆远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现在懊恼也晚了。反正也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要不就等到明天老瞿他们到了再说吧!多浪费一天时间总还是能接......”

话音未落,顾五四急冲冲地走了进来。

“老爷们,南京城来人了。”

看小说,来DA眼文学,关闭阅读模式,享受不被摁着的感觉,欢迎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