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招降(1 / 2)

在南京战役未发动之前,想让朱元璋乖乖承认这三点的概率比中彩票大奖的几率还低,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远东帝国四万陆军和舰队已经将南京城包围,朱元璋赖以依仗的一万御林军和七万镇江守军非死即降,已经彻底离开了国朝的怀抱,退出了明军的编制。而这一切的变化,前后加起来仅用了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那远东帝国武装部队花费了多大的代价呢?

除了武器弹药的消耗外,人员伤亡为零,无一人受伤,无一人阵亡,不仅参战的士兵没有伤亡,连马匹都没有任何伤亡情况发生。

正面战场的战况,陆远一行人是全程看在眼里,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但山北的一万亲军为何会轻易缴械投降,一直困扰着众人,直到张炳的到来,才最终有了解释。

要说原因,就无法不提及那万余人马的统帅,付赞礼。

付赞礼年方二十出头正值壮年,别看他年纪不大,从军却是已有七八年了,在李文忠麾下南征北战,可算是见多识广。当时李文忠与傅友德率讨逆大军出征常州,在得胜新河一战而败,付赞礼作为李文忠手下一员大将,是全程参与其中。战败回朝之后,李文忠被朱元璋一气之下削职为民,但付赞礼却没受牵连,反而高升至府军左右二卫指挥使一职。

有此经历,付赞礼在见到张炳的陆军一师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这仗没法打。当初七八万人尚且打得大败亏输,今日自己只有万余人马,面对气势汹汹的来犯之敌,几无还手之力。

而后顾五四得了施成的命令,抓了明军的的斥候,让这些斥候们回去报信,在一个小时内主动投降,这信,自然也报到了付赞礼这边。

付赞礼本想立刻就率军投降,但考虑到蓝玉那边的动态,还是决定等等看,根据局势再做定夺。这一等,别的没等来,却等来了距离自己南方不到五里处,明军将士们的惨叫和震天的炮响。

到了此刻,付赞礼才算下定决心,不用张炳动手,主动缴械投诚。

其实陆军一师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进攻的命令,施成的打算是让陆军一师牵制住山北的明军,等这边集中火力彻底将蓝玉搞定之后,再让猎骑兵团绕到付赞礼的身后,与陆军一师一起将这一万多明军前后包夹,再发起进攻。

张炳自己也没想到现在的买卖这么好干了,居然不费一枪一弹,仅凭着自己的军威就让堂堂的国朝禁军主动来投。

正所谓有便宜不捡王八蛋,付赞礼将这一份大礼主动送上,张炳也不可能不收啊,如此才使陆军一师未费一枪一弹,收降了付赞礼以及他手下的明军。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付赞礼人呢?来了吗?”

张炳立身答道:“二哥,小弟已经把他带来了!就在外面候着。”

施成点点头,还没等张炳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一旁的宋达抢先一步吩咐道:“去,把那个付赞礼带进来,陛下和殿下要问话!”

就从这一个反应中便能看到,若是张炳没有与陆远等人的这一层关系,那他绝对不是宋达的对手,宋达仅凭着施成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立刻知道了他的意思。

不过多久,已经卸了盔甲兵刃的付赞礼便被人领进了施成的临时大帐。

“你就是付赞礼?”

付赞礼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低声答道:“回大人话,在下正是。”

“嗯,你起来吧!”施成指了指旁边的折叠椅,“坐,坐下说话。”

“多谢大人抬爱!”付赞礼也是不客气,谢过之后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呵呵~”

施成轻笑了一声,心说这家伙倒是有点意思,不像是个降将,倒像是自己请来的客人,颇有点混不吝的意味,“你倒是识时务啊,哈哈哈哈!”

“大人说笑了,在下又不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乃是庸腐之人才做的。在下当时在得胜新河,便已瞧出我国朝王师无法匹敌远东军兵。何况在下是曹国公的人,又不是他朱元璋的人。”

施成知道他说的曹国公就是李文忠,见他说这番话时候的语气,似乎心中有些怨气在,遂问道:“你是李文忠的人,朱元璋把他这个外甥如何了?”

“我家国公爷当日因战败之事被陛下迁责,削职为民,罢了爵位。在下气不过,原本也打算主动脱了身上这件冠衣不再问军中之事,但国公爷不允,这才勉为其难当了这个指挥使,今日正好借此机,主动降了远东。只求大人有朝一日莫要加害我家国公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