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鹤蚌相争,渔人得利(1 / 2)

愤怒!这是在场所有士家人共同的心情。

士壹身居高位,在交州几乎就是一人之下的存在。士燮更是倚重不已。可以说,士壹就是军师。如今这个军师却是背叛了士燮,背叛了整个交州!

士徽更是发现士壹的子弟是一个都不在士家子弟当中。之前倒是没怎么发觉,现在什么看明白了,士壹这是把所有的隐患给解决了。

士壹要是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定然鄙视之。什么军师?什么一人之下?什么交州第一智者?到头来,被歌功颂德的还不是士燮,谁会记得士壹啊。投靠朝廷,去当富庶之地的刺史不香么?还能够福荫子孙!是个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好不!

士壹不像士燮那样能生,儿子一大堆。他就那么两三个儿子,可不能拿来冒险。

“既然不从,别怪吾不讲同族情义!杀!”士壹没有多少废话,直接下令进攻。

士壹已经背叛了士家,那么眼下这么多士家人在这里,正好一窝端,省得日后出现隐患。

马超的弟弟马铁手持铁枪冲了上去,对着交州军一阵猛杀。刘军士兵在他的带领下如同一把尖刀,直插交州军。

士徽等人被打得狼狈不堪。特别是士徽,他被马铁重点照顾。

“可恶!你们什么时候到到这里的!?”士徽已经和马铁干上了。

马铁冷笑道:“想知道么?老子偏偏不告诉你!做个糊涂鬼吧!”

马铁不如马超、马岱,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苦练和成长,武艺稳稳压过士徽。加上马铁身材好大,气力雄厚,士徽与其对战,双臂被其反震力摧残得有点麻木了。

“杀!”刘军士兵以伍长为核心,结成无数个小阵,各个小阵相互配合,杀的交州军士兵苦不堪言,地上的尸体,流淌的鲜血,几乎都是交州士兵的。

“啊!大哥救我!”士徽的一个弟弟士钦被刘军武将牛金给砍了一刀,疼痛让他发出了哀嚎。

“小弟!”士徽大惊,这个弟弟对他是最尊敬的。

“居然敢分心!”马铁仿佛收到了侮辱,对士徽展开了更加凶猛的进攻。

士徽唯有死死抵抗,想要去救援是不成了。

没有其他人来救援,士钦无法抵抗牛金的猛攻,整个人被牛金撞到在了地上。

“死去!”牛金快速补上一刀。

士钦连继续哀嚎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人头直接滚到了一旁。

牛金看都不看地上的死人头,直接冲向其他交州军。

士徽的眼角是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惨死,可他却做不了什么。

马铁招招往士徽的要害招呼,士徽自顾不暇,哪里还能救得了其他人。士徽心中暗恨不已,都怪自己没有能力,不能保全兄弟。

“着!”马铁见士徽一个不留神,击中了士徽的手臂。

手臂受伤,这让士徽脸色大变,自己完好无缺只是堪堪维持不败,如今受伤影响战力,绝对是处于危险境地。

“撤!不能在这里久留!”士徽心中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士壹背叛了士燮,假设士徽等人在这里挂了,士燮更加不知道士壹的阴谋,最后被刘军渔人得利了。士徽绝对是要让士燮知道这个消息,必须突围出去。

“吾和你拼了!”士徽挥舞兵器,不要命地冲向马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